【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dwhg.com.cn】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似水流年里,青春以光的速度奔跑。

專題: 散文隨筆 短篇散文
作者:admin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8-30 09:31:18 ?閱讀:0   網上投稿

 香樟樹

 
尹行玉
春夜的操場,溫柔而靜謐。晚風徐徐地吹,像是哈在人臉上的熱氣。燈光下,塑膠的跑道有一種軟軟的視覺感,不由得想要在上面跑起來。跑過香樟樹,那熟悉的香味又調皮地鉆進了鼻孔。香樟樹上有極易被忽視的小小的花兒,香味清幽宜人。
聞著這熟悉的味道,不禁想起了去年此時。也是在這里,也是一次小小的夜跑,那花香也是這樣不經意地浸入肺腑,令人神清氣爽。去年此時,今夜我守護的這些孩子們還是八年級,還不像現在如此這般緊張地迎接中考。時不時地,操場上還會有男孩子打籃球的身影,有女孩子坐在一起聊天的輕松愜意場面。但是現在,只有上課時端坐的莊毅和下課時爭分奪秒奮筆疾書的勤奮。當然,閑著無事做的依然有,只是在緊張的大環境中,他們的臉上偶爾會有惶惑與迷惘。似水流年里,青春以光的速度奔跑。
第一次聞到香樟樹的香味,是去接剛上一年級的阿璇放學回家時,在體育場的樹下等待時聞到的。那是四年前,阿璇剛從幼兒園進入小學的大門。九月的午后陽光依然燦爛,我們都躲在樹蔭里。混跡在接孩子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中,想象著寶貝待會兒見到我時驚喜的笑臉和大大的擁抱,心中被柔情塞滿。在這樣的柔情里,一陣香味時不時地襲來,像花香,淡雅又不失芬芳,悠遠又時時繚繞。四下望去,周圍沒有花兒。再尋香而覓,原來是頭頂的香樟樹上散發出來的。在這之前,我不知道香樟樹能開花,味道還這般喜人。當鈴聲響過后,一朵朵花兒歡喜地撲向一個個懷抱,我的懷里也有一朵。牽著那個肉乎乎的小手,我們在香樟樹若有若無的香氣里往家走。
這一走,走過了四年,卻仿若就在昨天。阿璇的長大,仿佛也是一瞬間的事。當初的那個小不點兒,那個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聽到音樂就當街舞的小囡囡,如今知道了矜持和害羞;那個總喜歡牽著我的手或衣角的小尾巴,如今更喜歡和她的同學或朋友在一起;那個做事磨嘰總需要我喊的小蝸牛,如今知道了自己合理安排時間;那個總給我添亂的小麻煩,如今能洗碗掃地幫我做家務……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瑣碎,讓我放在阿璇身上的時間真的不多。很多次,通過她衣服變短,我才遲鈍地發覺她又長高了。從二年級后,我不再接她,體育場的香樟樹應該也更高更壯了吧?時間都去哪兒了?
第一次認識香樟樹,是在工作第一站的那所山村學校。那方土地貧瘠,學校所在的山梁更是干旱缺水。校園里的綠色只能在圍墻邊的仙人掌身上找到。那個春天,老校長買回兩棵小樹。放學后的蒙蒙春雨里,我們在教學樓前的花壇里,種下了這兩棵小樹。當時問及一起種樹的同事,才知道是香樟樹。那年九月,我離開了那里。一晃十余年過去了,當初那個剛剛走出象牙塔的女生,如今已經為人妻為人母。歲月帶走了青春年華,也帶來了一些東西。有失有得,有喜有憂,是生活的真實狀態。
曾經,為一些失去而耿耿于懷,為一些改變而心憂難眠,為想要的不可得而勞心追逐,為看不見的遠方而迷惘若失……如今,歲月撫平了這一切。我漸漸明白,變與不變,是客觀現實,也是主觀心境。就如那年那月的香樟樹,可以認為它們變了,正如同一條河流里沒有相同的流水;也可以認為它們沒變,聶魯達不是說過么,“一切果實并無差異,所有樹木無非一棵,整片大地是一朵花”。
這些年,身邊的一切,變了嗎?變了,也沒變。
    ?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