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dwhg.com.cn】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雨中的文殊蘭與文殊菩薩

專題: 菩薩 文殊蘭 文殊 佛教 心情日記 心情隨筆
作者:山牛哥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20-08-30 09:00:58 ?閱讀:0   網上投稿
雨中的文殊蘭與文殊菩薩


四連休的最后一天。很早起來,本來是要送小兒子小牛去參加7點二十分網球訓練的。這家伙昨晚補做學校的作業至凌晨三點。人生一大發現,能不能讀書不是遺傳的因素。好像我們那個時代,都是自己自覺讀書的。或許是我們對"書中自有黃金屋,有顏如玉"太充滿了欲望吧!小牛他們的年代對黃金屋,顏如玉不如游戲更有吸引力和來得刺激。
怕他睡眠不足路上打瞌睡。為了安全起見,送他去俱樂部。
剛出門便是傾盆大雨。小牛便說:爸爸,我自己可以去。這么大的雨,您回家去吧!
看他狀況不錯,沒有必要讓自己操心。還是千叮嚀萬囑咐:注意安全。望著騎著自行車的他遠去,直至消失在朦朧的雨中。
居然已經起來了,我沒有睡回籠覺的習慣。決定穿著雨具去晨走。好久沒有去出海口了。那座跨越多摩川的大橋是否已經合攏?
奇怪!和昨天一樣,天空上的云層變化莫測,一下子烏云壓境,一下子藍天白云。讓人在一陣雨一陣晴的環境下煎熬。特別是雨后突然轉為陽光燒烤模式,全身上下都是粘乎乎的。河堤上,到處是濕漉漉,兩邊滿地都是水靈靈的綠。這個季節對那些家花野草來說是最有營養的美好時光。而陽光一出,那知了可能也和人一樣渾身難受,Ta們發出懶洋洋且半死不活的哀鳴聲,讓人更是有氣無力。如果是在八月盛夏的時候,那清脆悅耳的旋律,至少聽起來讓人還有點心涼的感覺,像是夏日風鈴。
還好自然的無奈,對我的影響不大。機械性地完成自己的計劃。出海口來回七公里多,再去一趟大師神社就有十公里了。當然單純走路是很無聊的,幾十公斤的拍攝道具是我身體的一部分。這樣負重前行,我還蠻習慣的。今天又見識了一種新花。名字叫文殊蘭。
如果對佛教有一點興趣的話,應該知道“五樹六花”這個名稱。這是佛經中規定寺院里必須種植的五種樹和六種花。而文殊蘭就是六花之一。
經常去附近的大師神社攝影散步,路過一條叫仲見世的商業街。那里的街燈柱上鑄印著各種菩薩的名字。
佛教中四大菩薩,指的是文殊菩薩、觀音菩薩、普賢菩薩、地藏菩薩四位法力高深的菩薩。文殊菩薩常與普賢菩薩同侍釋迦牟尼佛,是釋迦牟尼佛所有菩薩弟子中的上首,所以又稱為文殊師利法王子。文殊菩薩形象則為仗劍騎獅之像,代表著其法門的銳利,以右手執金剛寶劍,斷一切眾生的煩惱,以無畏的獅子吼震醒沉迷的眾生,這是文殊菩薩的基本形象。
除此之外,文殊菩薩相應于娑婆世界有情眾生的因緣,文殊菩薩是一切眾生在佛道中的父母。
那文殊蘭和文殊菩薩是否有什么關系?我沒有去研究過。也沒有必要去知道深奧的宗教意義。不過文殊菩薩的形象,那手持慧劍,騎乘獅子,比喻以智慧利劍斬斷煩惱,以獅吼威風震懾魔怨。這種形象,無論如何也無法和文殊蘭那色彩湊合在一起。或許我不是佛教徒,無法悟到人家的精華所在。不去深究,我只是一位業余攝影愛好者。
而文殊蘭(一般指亞洲文殊蘭),拉丁學名:Crinumasiaticum,別稱十八學士、翠堤花等,為石蒜科文殊蘭屬植物。
很多人都容易把文殊蘭誤會此品種為一種蘭科植物。是因為有一個"蘭"字。實際上此品種為石蒜科多年生粗壯草本植物。文殊蘭花朵喇叭形,鮮艷的花瓣中滲透著乳白和鮮紅的色彩,可能是我的鼻子不靈,沒有享受到Ta的清香。
據文獻記載,文殊蘭原產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等,在中國南方的云南省的西雙版納,因為該地區的傣族全民信仰南傳上座部佛教,幾乎每個村寨里都有佛教寺院,文殊蘭被廣泛種植。今生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背起行囊去那里旅行一次。豐富自己的花的記憶。

2020/07/26@多摩川
    ?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