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學網,感情文學網,閱讀文章網,經典文學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sdwhg.com.cn】
當前位置: 女流文學網 > 正文

廢都53 - 賈平凹散文

專題: 散文 唐宛兒 莊蝶 牛月清 名家賞析 賈平凹
作者:一諾 來源:女流文學網 時間:2019-12-03 09:39:24 ?閱讀:0   網上投稿
莊之蝶吸完了煙,讓牛月清出來陪著鐘主編說話,他就去書房寫信。書房里唐宛兒和柳月還在漿漿水水說不完,一見莊之蝶進來,就丟下柳月,問怎么威了腳的,在哪兒威的?說她一連幾夜都作夢,夢見老師在大街上騎了"木蘭"跑,她看見了再叫也不理的,心里還想老師跑得這么快的,沒想這夢是反著的,你就威了腳了!莊之蝶說:"就是跑得快了,為了市長的一些事沒有能在房間坐著,腳就威了,你說遺憾不遺憾?原本那晚上還約了一個人去我那里談藝術呀的,害得人家撲個空,怕現在心里還罵我哩!"拿眼睛就看唐宛兒。唐宛兒瞥了柳月一眼,說:"你是大名人的,說話沒準兒那算啥?那人沒和你談上藝術,那是他沒個福分,你管他在那里等你等得眼里都出血哩?!"莊之蝶就笑了,說:"他要罵就去罵吧,反正是老熟人的,罵著親打著愛,下次見了他,讓他咬我一塊肉去!"柳月聽得糊糊涂涂,說,"為別人的事費那么多口舌!"莊之蝶說:"不說了。唐宛兒,聽說你也病了?"唐宛兒說:"心疼。"眼旱就亮光光的。莊之蝶說:噢。現在還疼嗎?"唐宛兒說:"現在好了哩!"莊之蝶說:"好了還要注意的,柳月,你去老太太屋里的抽屜里取一瓶維生素E來給你宛兒姐。"柳月說:"宛兒姐有個病你這么在心上,昨兒晚我害頭疼,卻不見一個人問我一聲!"莊之蝶說,"你才說鬼話,你呼呼嚕嚕睡了一夜,你是哪兒病了,人家有病你也眼紅,趕明日讓你真大病一次!"唐宛兒說:"人家柳月睡覺,你成夜聽她鼾聲?!"柳月就嫣然一笑出了門。柳月剛一出門,莊之蝶和唐宛兒幾乎同時頭附近去,舌頭如蛇信子一般伸出來就舔著了;舔著了,又分開;分開了,唐宛兒又撲近來,將莊之蝶抱緊,那口就狠命地吸,眼淚卻嘩嘩往下流。莊之蝶緊張得往出拔舌頭,一時拔不出,拿手掐了唐宛兒胳膊,兩人才閃開,柳月拿了藥就進來了。唐宛兒就勢坐在燈影里的沙發上,說鞋里有了沙子,就脫鞋時擦了眼淚。然后收了藥瓶,說:"莊老師,你只是給我藥吃!"柳月說:"這沒良心的!這藥又不苦的。"唐宛兒說:"再不苦也是藥,是藥三分毒的。"柳月說,"老師要寫東西,咱不打擾了。"硬拉了唐宛兒出來。

莊之蝶寫好了信,尋思唐宛兒多久不見了,晚上來了偏又是這么多人,也沒個說話的機會。想約她改日再來,特支開柳月,她卻抓緊了時間親吻,使得一張嘴不能二用,就匆匆寫了個字條,尋空隙要塞給她。然后把寫好的信件拿來讓鐘唯賢看了,再讓周敏收好。又喝了幾杯茶,爐子上的水就開了,柳月叫嚷著下麻食呀,莊之蝶便留三人一塊吃。鐘主編謝了,說該告辭了:他眼睛不好,太晚了回去騎車子不方便,立起要去。周敏也要去,唐宛兒只得說了要莊之蝶好好養傷的一番話后跟著出門。牛月清卻叫了她,說他們在那兒東西一定不多,這里有些綠豆,帶些回去熬稀飯吃。唐宛兒不要,牛月清硬拉著要她拿,說綠豆敗火的,大熱天里吃著好,兩人推推讓讓地親熱著。莊之蝶就送鐘唯賢和周敏去院門口,回頭看唐宛兒,唐宛兒還在和牛月清、柳月說后,心想就是等她出來,牛月清和柳月必是一塊送的,也沒個機會塞約會條子了。但是,當鐘唯賢和周敏在那里開自行車時,莊之蝶靈機一動,手在口袋將紙片搓成細棍兒,瞧見唐宛兒的那輛紅色小車子,就塞到鎖子眼里了。過了一會,唐宛兒果然和牛月清。柳月出來,莊之蝶在院門口與鐘唯賢說話,就叫牛月清過來和鐘告別。牛月清去了院門口,唐宛兒就去開自行車,才拿了鑰匙塞鎖眼,猛地發現那鎖眼有個紙棍兒,當下明白了什么,急拔了出來,先在口袋里展平了,然后彎腰一邊開鎖一邊就著院門照過來的燈光看了。但見上邊寫著:"后日中午來。"一把在手心握了團兒,滿臉喜悅地推車過來。院門口,三人一一和主人家握手,輪到唐宛兒與莊之蝶握,唐宛兒手心的紙團就讓莊之蝶感覺到。且一根指頭撓了他的手心,兩人對視笑了一下。

這一切,牛月清沒有察覺,柳月卻在燈暗影里看了個明白。趙京五和洪江為擴大書屋四處奔波,走動了四大惡少的老二和老四,便辦理了隔壁房子的轉賣手續、營業執照。事情都有了眉目,一連數日又忙著與工商局、稅務局、水電局、環衛局、公安局、所在街道辦事處的人拉關系,交朋友。西京飯莊里吃過了一次烤鴨,又去德來順酒家吃了牛的驢的狗的三鞭湯,就成夜與其搓麻將,故意贏得少,輸得多。如此一來二去的,差不多就混熟了,哥兒弟兒胡稱呼。籌集開辦的款項由洪江負責,那批全庸武俠小說連本帶利共獲得十二萬,抱了帳單先拿了八萬元交給牛月清,讓還給汪希眠老婆;牛月清又將四萬元回交了他,叮囑與趙京五商量著去安排畫廊的事。洪江就說了,外邊還有一萬四千元的帳,可都是外縣的零售點的人在拖欠著,怕是一時難以收回。因為各處欠款數目不大,若親自去追索,其車費食宿費花下來差不多與索得的錢相抵,故只能以信去催,也要做好不了了之的心理準備。牛月清聽他說著也不知細底,只是罵了幾聲人心不古、世風日下的話來,就抽出幾張百元面額的票子付了洪江的一月工資。洪江卻說付得大多了,硬退四五拾元不要。其實,這一萬四千元早已是一手交錢一手才能拉書的,洪江暗中將這筆款交給一個遠門的親戚在城東門口王家巷里開辦了一家廢品收購店,專做鬼市上的買賣。
    ?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